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caoliu yahoo

文章来源:baobaobubu    发布时间:2019-11-20 22:00  【字号:      】

我说不清楚我的意思。\x0a即使我说得清楚,\x0a我怕自己也不一定想说。

我说不清楚我的意思

即使我说得清楚,我怕自己也不一定想说

1 你千万别跟任何人谈任何事情

因为日后你一旦谈起,便会认真想念起每一个人来

2 爱你是我唯一重要的事,莱斯特小姐

有人认为爱是性,是婚姻,是清晨六点的吻,是一堆孩子...也许真是这样的,莱斯特小姐

但你知道我怎么想的吗?我觉得爱是想触碰却又收回手

3 每当离开一个地方时,我只希望自己心中有数

4 我由于自己的愚蠢,一直以为她很聪明

5 一件事,不管什么事,如果做得太好了,一不警惕,就会在无意中卖弄起来,那样的话,你就不再那么好了

6 有一种家伙,长得十分漂亮

他们因为疯狂地爱着自己,也就以为人人都疯狂地爱着他们

7 我没做的唯一原因是我当时情绪不对头

要是没那种情绪,这类事是做不好的

塞林格出生:1919-1-1(美国纽约)去世:2010-1-27(美国新罕布什尔州)星座:摩羯座杰罗姆·大卫·塞林格,美国作家,他的著名小说《麦田里的守望者》被认为是二十世纪美国文学的经典作品之一

塞林格的父亲是做奶酪和火腿进口生意的犹太商人,家境比较富裕

15岁时,他被送到宾夕法尼亚州的一所军事学校

1937年,毕业后的转年,塞林格又被父亲送到波兰学做火腿,计划让他子承父业,日后回家里打理生意

塞林格在纽约的时候就开始向杂志投稿,其中大部分只是为了赚钱,但也不乏出现一些好文章,其中就包括《香蕉鱼的好日子》

二战中断了塞林格的写作

1942年塞林格从军,1944年前往欧洲从事反间谍工作

这段切身的战争经历令塞林格感到恐惧,导致后来写了多本以战争为题材的书

1946年塞林格退伍,回到纽约专心开始创作

他的第一本长篇小说《麦田里的守望者》1951 年出版,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塞林格一举成名

《麦田》里的主人公霍尔顿是当代美国文学中最早出现的反英雄形象,这一形象尤其得到青少年的普遍心理认同

一时间,就像模仿少年维特一样,模仿霍尔顿的言语行动和穿着,成了当时流行的一种时尚

这本小说的影响力大到难以想象的地步,就连刺杀约翰·列侬的查普曼和刺杀里根总统的欣克利,都随身都带着《麦田里的守望者》,对这本书百读不厌

查普曼在监狱中发表声明称:" 我希望有一天你们都能读一读《麦田里的守望者》,我今后的所有努力都是为了这个目标,因为这本非同寻常的书里有许多答案 "

的确,一个有名的 杀人犯 读过这本书,但这并不能被更多地解释,虽然实际上不同肤色的青年人都深受它的影响

迄今为止,这本书的全球发行量超过6000万册,已成为公认的美国现代文学的经典

《麦田里的守望者》获得成功之后,塞林格变得更孤僻

他在新罕布什尔州乡间的河边小山附近买下了90多英亩的土地,在山顶上建了一座小屋,过起了隐居的生活

他虽然从未放弃写作,但他在1951年之后,就很少公开出版自己的作品

他后期的作品也越来越倾向于东方哲学和禅宗

塞林格在欧洲期间曾经与一个女医生结婚,但不久便离异

1953年他与一个叫克莱尔·道格拉斯的女学生相识,两人后来在1955年结婚,但是后来又离婚

1972年塞格林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一个名叫乔伊斯·梅纳德的耶鲁大学女学生的文章和照片,立即被她吸引,两人开始通信

两人的关系在十个月后破裂

1999年,塞林格在34年没有发表任何作品后终于发表了新的长篇小说《哈普沃兹16,1924》

2000年,塞林格与第二任妻子克莱尔·道格拉斯的女儿玛格丽特·塞林格出版了《梦的守望者:一本回忆录》一书

书中她披露了很多塞林格不为人知的秘密,像塞林格经常喝自己的尿、很少和克莱尔做爱,禁止她走访亲友等

2010年1月27日在新罕布什尔州的家中去世,终年91岁

《麦田里的守望者》01节施咸荣你要是真想听我讲,你想要知道的第一件事可能是我在什么地方出生,我倒楣的童年是怎样度过,我父母在生我之前干些什么,以及诸如此类的大卫科波菲尔式废话,可我老实告诉你,我无意告诉你这一切

首先,这类事情叫我腻烦;其次,我要是细谈我父母的个人私事,他们俩淮会大发脾气

对于这类事情,他们最容易生气,特别是我父亲

他们为人倒是挺不错 —— 我并不想说他们的坏话 —— 可他们的确很容易生气

再说,我也不是要告诉你他妈的我整个自传

我想告诉你的只是我在去年圣诞节前所过的那段荒唐生活,后来我的身体整个儿垮了,不得不离家到这儿来休养一阵

我是说这些事情都是我告诉DB的,他是我哥哥,在好莱坞

那地方离我目前可怜的住处不远,所以他常常来看我,几乎每个周末都来,我打算在下个月回家,他还要亲自开车送我回去

他刚买了辆 " 美洲豹 ",那是种英国小轿车,一个小时可以驶两百英里左右,买这辆车花了他将近四千块钱

最近他十分有钱

过去他并不有钱

过去他在家里的时候,只是个普通作家,写过一本了不起的短篇小说集《秘密金鱼》,不知你听说过没有

这本书里最好的一篇就是《秘密金鱼》,讲的是一个小孩怎样不肯让人看他的金鱼,因为那鱼是他自己花钱买的

这故事动人极了,简直要了我的命

这会儿他进了好莱坞,当了婊子DB

我最最讨厌电影

最好你连提也不要向我提起

我打算从我离开潘西中学那天讲起

潘西这学校在宾夕法尼亚州埃杰斯镇

你也许听说过

也许你至少看见过广告

他们差不多在一千份杂志上登了广告,总是一个了不起的小伙子骑着马在跳篱笆

好象在潘西除了比赛马球就没有事可做似的

其实我在学校附近连一匹马的影儿也没见过

在这幅跑马图底下,总是这样写着:" 自从一八八八年起,我们就把孩子栽培成优秀的、有脑子的年轻人

" 完全是骗人的鬼话

在潘西也象在别的学校一样,根本没栽培什么人材

而且在那里我也没见到任何优秀的、有脑子的人

也许有那么一两个.可他们很可能在进学校时候就是那样的人

嗯,那天正好是星期六,要跟萨克逊霍尔中学赛橄榄球

跟萨克逊霍尔的这场比赛被看作是潘西附近的一件大事

这是年内最后一场球赛,要是潘西输了,看样子大家非自杀不可

我记得那天下午三点左右,我爬到高高的汤姆孙山顶上看赛球,就站在那尊曾在独立战争中使用过的混帐大炮旁边

从这里可以望见整个球场,看得见两队人马到处冲杀

看台里的情况虽然看不很清楚,可你听得见他们的呦喝声,一片震天价喊声为潘西叫好,因为除了我,差不多全校的人都在球场上,不过给萨克逊.霍尔那边叫好的声音却是稀稀拉拉的,因为到客地来比赛的球队,带来的人总是不多的

在每次橄榄球比赛中总很少见到女孩子

只有高班的学生才可以带女孩子来看球

这确实是个阴森可怕的学校,不管你从哪个角度看它

我总希望自己所在的地方至少偶尔可以看见几个姑娘,哪怕只看见她们在搔胳膊、擤鼻子,甚至在吃吃地傻笑

赛尔玛·绥摩 —— 她是校长的女儿 —— 倒是常常出来看球,可象她这样的女人,实在引不起你多大兴趣

其实她为人倒挺不错

有一次我跟她一起从埃杰斯镇坐公共汽车出去,她就坐在我旁边,我们俩随便聊起天来

我挺喜欢她

她的鼻子很大,指甲都已剥落,象在流血似的,胸前还装着两只假奶,往四面八方直挺,可你见了,只觉得她可怜

我喜欢她的地方,是她从来不瞎吹她父亲有多伟大

也许她知道他是个假模假式的饭桶

我之所以站在汤姆孙山顶,没下去看球,是因为我刚跟击剑队一道从纽约回来

我还是这个击剑队的倒楣领队

真了不起

我们一早出发到纽约去跟麦克彭尼中学比赛击剑

只是这次比赛没有比成

我们把比赛用的剑、装备和一些别的东西一古脑儿落在他妈的地铁上了

这事也不能完全怪我

我得不住地站起来看地图,好知道在哪儿下车

结果,我们没到吃晚饭时间,在下午两点三十分就已回到了潘西

乘火车回来的时候全队的人一路上谁也不理我

说起来,倒也挺好玩哩

我没下去看球的另一原因,是我要去向我的历史老师老斯宾塞告别

他患着流行性感冒,我揣摩在圣诞假期开始之前再也见不到他了

他写了张条子给我,说是希望在我回家之前见我一次

他知道我这次离开潘西后再也不回来了

我忘了告诉你这件事

他们把我踢出了学校,过了圣诞假后不再要我回来,原因是我有四门功课不及格,又不肯好好用功

他们常常警告我,要我好好用功 —— 特别是学期过了一半,我父母来校跟老绥摩谈过话以后 —— 可我总是当耳边风

于是我就给开除了

他们在潘西常常开除学生

潘西在教育界声誉挺高

这倒是事实

嗯,那是十二月,天气冷得象巫婆的奶头,尤其是在这混帐的小山顶上

我只穿了件晴雨两用的风衣,没戴手套什么的

上个星期,有人从我的房间里偷走了我的骆驼毛大衣,大衣袋里还放着我那副毛皮里子的手套

潘西有的是贼

不少学生都是家里极有钱的,可学校里照样全是贼

学校越贵族化,里面的贼也越多 —— 我不开玩笑

嗯,我当时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尊混帐大炮旁边,看着下面的球赛,冻得我屁股都快掉了

只是我并不在专心看球

我流连不去的真正目的,是想跟学校悄悄告别

我是说过去我也离开过一些学校,一些地方,可我在离开的时候自己竞不知道

我痛恨这类事情

我不在乎是悲伤的离别还是不痛快的离别,只要是离开一个地方,我总希望离开的时候自己心中有数

要不然,我心里就会更加难受

总算我运气好

刹那间我想起了一件事,让我感觉到自己他妈的就要滚出这个地方了

我突然记起在十月间,我怎样跟罗伯特.铁奇纳和保尔.凯姆伯尔一起在办公大楼前扔橄榄球

他们都是挺不错的小伙子,尤其是铁奇纳

那时正是在吃晚饭前,外面天已经很黑了,可是我们照样扔着球

天越来越黑,黑得几乎连球都看不见了,可我们还是不肯歇手

最后我们被迫歇手了

那位教生物的老师,柴柏西先生,从教务处的窗口探出头来,叫我们回宿舍去准备吃晚饭

我要是运气好,能在紧要关头想起这一类事情,我就可以好好作一番告别了 —— 至少绝大部分时间都可以做到

因此我一有那感触,就立刻转身奔下另一边山坡,向老斯宾塞的家奔去

他并不住在校园内

他住在安东尼.魏思路

我一口气跑到大门边,然后稍停一下,喘一喘气

我的气很短,我老实告诉你说

我抽烟抽得凶极了,这是一个原因 —— 那是说,我过去抽烟抽得极凶

现在他们让我戒掉了

另一个原因,我去年一年内竞长了六英寸半

正因为这个缘故,我差点儿得了肺病,现在离家来这儿作他妈的检查治疗那一套

其实,我身上什么毛病也没有

嗯,等我喘过气来以后,我就奔过了第二0四街

天冷得象在地狱里一样,我差点儿摔了一交

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奔跑 —— 我揣摩大概是一时高兴

我穿过马路以后,觉得自己好象失踪了似的

那是个混帐的下午,天气冷得可怕,没太阳什么的,在每次穿越马路之后,你总会有一种象是失踪了的感觉

嘿,我一到老斯宾塞家门口,就拼命按起铃来

我真的冻坏了

我的耳朵疼得厉害,手上的指头连动都动不了

" 喂,喂," 我几乎大声喊了起来," 快来人开门哪

" 最后老斯宾塞太太来开门了

他们家里没有佣人,每次总是他们自己出来开门

他们并不有钱

" 霍尔顿!" 斯宾塞太太说

" 见到你真高兴!进来吧,亲爱的!你都冻坏了吧?" 我觉得她的确乐于见我

她喜欢我

至少我是这样觉得

嘿,我真是三脚两步跨进了屋

" 您好,斯宾塞太太?" 我说

" 斯宾塞先生好?"" 我来给你脱大衣吧,亲爱的," 她说

她没听见我问候斯宾塞先生的话

她的耳朵有点聋

她把我的大衣接在门厅的壁橱里,我随使用手把头发往后一掠

我经常把头发理得很短,所以用不着用梳子梳

" 您好吗,斯宾塞太太?" 我又说了一遍,只是说得更响一些,好让她听见

" 我挺好,霍尔顿

" 她关上了橱门

" 你好吗?" 从她问话的口气里,我立刻听出老斯宾塞已经把我被开除的事告诉她了

" 挺好," 我说

" 斯宾塞先生好吗?他的感冒好了没有?"" 好了没有!霍尔顿,他完全跟好人一样了——我不知道怎么说合适…他就在他自己的房里,亲爱的

进去吧

" 延伸阅读 麦田里的守望者作者:杰罗姆·大卫·塞林格译者:施咸荣出版:译林出版社简介:16岁的中学生霍尔顿出身于纽约一个中产阶级家庭

父母、老师要他好好读书以便将来出人头地,而学校里一天到晚干的,就boxster怎么读是谈女人、酒和性

他看不惯周围的一切,无心学习,因而老是挨罚

第四次被开除时,他没有回家,只身在纽约城游荡了一天两夜……caoliu yahoo caoliu yahoo




()

附件:

专题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