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久久草色播

文章来源:baobaobubu    发布时间:2019-11-21 23:45  【字号:      】

很奇怪,为什么梦到小学的时候,不只一次,梦到的是那个去往二层的楼梯,有时是站在一层到缓步台的东、有时是站在二

很奇怪,为什么梦到小学的时候,不只一次,梦到的是那个去往二层的楼梯,有时是站在一层到缓步台的东、有时是站在二层平台上往下看,有时是站在东侧的快到二层部分的台阶上下不来,有时是在二层的拐角处,有时还会梦到楼梯坍塌了,颓垣残壁……这个楼梯到底有什么情节呢?好像一直是个未解的迷

难道是因为它独特的露天特点,还是因为它有些陡,是我小时候一直害怕上下呢?我的小学是“二层楼房”,听起来很阔绰吧

其实不是的,教室是依山势而建的两排土房,第一层在山脚,是一二年级和老师的办公室、仓库;二层在山腰,三、四、五、六年级(不知道为什么到我毕业的时候才有了六年级)教室

因此,这是我平生看到的第一个露天的楼梯!很陡,很高,从一层上去到缓步台,再往上,东西分开,大约直上直下还得有近二十个台阶

我天生胆子小,一直害怕从二楼掉下去,特别是打扫卫生时就不敢靠近平台边缘,要知道,那么高,连个护栏都没有啊

梦到东侧是对的,我的三、四、五、六年级都是在二层东侧的正对楼梯口的那间教室,更我让清楚记得的是六年级时,刚进门的嫂子给了我一双高跟鞋,情窦初开的女孩,自然爱美,可是刚走上楼梯,就把脚重重地崴了,脚踝肿得老高老高啊,一蹦一蹦地跳着那台阶上到二层楼,难度可想而知

还有什么,能总让我梦到那个楼梯呢?对,三年级时我就得去山腰的二层教室了

我的启蒙老师在一层教低年级的孩子了,我只能跑下高高的楼梯,趴在一楼她教室的后窗听她教那些小屁孩们拼“小棍赶猪lelele”,心中,充满了嫉妒和愤怒啊!三年级教我的是一个男老师,是一个心眼太小的老师,他的媳妇在生产队里和我的妈妈发生了矛盾,他就在课堂上多次借题发挥、旁敲侧击,一个劲的讥讽我,那天自习课,我记不得他又开始说什么了,我是个很敏感的孩子,我断定那是在说我,我再也忍不住了,立刻站了起来“你凭什么总说我,我知道你说那是什么意思,我知道你为什么说我!”说完,我快速跑出教室,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跑过那很陡的一直害怕的两层楼梯,跑回家里去趴在炕上大哭!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妈妈他们做没做什么,大概是哥哥到学校找老师了,还是老师反省了自己,第二天他找到我给我道歉,以后就对我好多了

好在我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是班里培养的苗,还算得宠

但是我的心里阴影似乎一直没有散去,尽管我还是班长,但却从来没有去过这个男老师家,也没帮他干过活

相反,那天跑下楼梯很庆幸没摔倒的我,路过启蒙老师窗前的时候,我就差点扑过去找她,可是我没有,只是第二天路过她的教室,我哭了,我想她!我不敢想象那天满脸泪水的我跑下楼梯如果摔了下去会怎样啊!这个可怕的楼梯,隔断了我童年很多美好的东西

二层有什么好处呢?高高的楼梯,每天都走得提心吊胆,只是清凉的山风略过后窗时,二层是那么凉爽啊;清晨到了教室,后山的柞树上,叽叽喳喳的鸟叫那么清脆悦耳啊

可是男孩子好逃啊,他们从窗口跳出去,跑到山上掏鸟窝,麻雀孩子连窝被带到教室里,老师讲课,麻雀妈妈就拼命的在窗外叫,老师赶也赶不走,直到第二天,小麻雀死总裁文了,麻雀妈妈还是恨恨地在后山叫

我虽然是班长,可这条纪律没写进班规,男孩子不午睡就跑到后山,老师是要午睡的,我管不了啊

我是多么可怜那些小小的、黄色嘴丫张得大大的寻找食物和妈妈的小麻雀啊,他们浑身紫红,没有一点羽毛,血管清晰可见,长长的软软的脖子来回转,整个身体像一小块棉花糖,就是它饿死以后,都还是软软的,男孩子只知道拿回教室,玩完就不管了,女孩子都嫌弃,我收拾残局的时候,我摸过她们,真的,还是软软的!我最愁的就是第二天早晨走上那高高的楼梯,我知道一转弯,就是我的教室,一进教室,我第一眼就会看到男孩子桌上的鸟窝,鸟窝里,有软软的小麻雀……楼梯不长,我在长!当我意识到我的三四五六年都将在二层度过的时候,大一点的我似乎就不那么惧怕楼梯了,有时,我甚至可以一步迈两阶快一点上了,可是我的食量也大了

农村的冬天都是两顿饭,中午的时候我需要快快地跑回家,去吃炉子上妈妈提前烤好的地瓜,第四节下课铃一想,我就快速跑出教室,“蹬蹬蹬”跑下楼梯,结了冰的楼梯很滑,我要小心小心再小心,然后穿过操场,沿着羊肠小道,越过冰河,从后门跑回家

进屋就得吃,地瓜很烫,还得小心翼翼,吃完迅速往回跑,冰河,小道,操场,不是这样的速度,午间是赶不回学校的,蹬蹬蹬跑上楼梯一半,就上不动了,费力上到二楼拐弯处,正看到生产队长家的女孩,她比我大一岁,降级了,正坐在那里吃柔软的麻花!麻花,多么甜美的奢侈品啊,冬天队里没活了,学校西边一姨娘亲手炸的,拿到学校还软软的喷香的麻花,大的五角钱,小的三角钱

可我真的吃不起的,只有馋,眼馋,嘴也馋

我午饭只能跑回家,冷风潮气的吃我的烤地瓜,妈妈烤的,也很香!大约能吃起麻花的只有生产队长家的或者父母有在商店、粮库、铁路等上班的孩子

我的爸爸也上班,但却是当时的“臭老九!”我唯一能比别的孩子幸运的是爸爸吃公粮,有大米,我家的大米大哥二哥吃不着,除非他们生病了,我能

大约,楼梯拐弯处,又是我不喜欢的地方了,因为那里,一直有个坐着吃甜甜软软麻花的我很不喜欢的女孩!童年的疯长不光是个子,还有农村孩子特有的思维,我们在一起,什么都不说,什么都懂,爸爸上班,我也算中等阶级的孩子吧,在联产承包来临之前的日子里,更贫苦一点的孩子是连午饭也不吃的,但还能在操场上跳一中午大绳!比如那个孟小六,他家七个男孩一个女孩,恐怕地瓜当主食都还是不够吃的了

我在长,楼梯不长,不但不长,还一日日的破损着,男孩子会从二层下来时坐在水泥扶手上快速地滑下来,六年级的男生尤其不用走的

我不敢,我天生平衡不好,怕摔

有一次我例外了,说起来太可笑,夏天的中午休息长,可以回家午睡,但书包都得背走,我一觉醒来,啊,晚了!我翻起身就向学校跑,操场上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了,要是教室在一层多好啊,我可以一步跨进去,可是不行,跑上一层,平台,再上二层,喘不过气了,不能停,我从不迟到的,快拐弯了,一个箭步冲进教室,老师和同学们齐刷刷地看向我,我也很吃惊,迟个到,至于吗?老师张嘴了,要批评我吗?“晓丽,你的书包呢?”“哗”同学们哄堂大笑起来!我急忙转身冲出教室,这一次,你一定猜不到,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已经六年级的我,长高了许多,整个楼梯都是我的了,我学着男孩子的样子,坐上水泥扶手,“哧溜”滑了下去!啊!我再也不怕楼梯了啦!我终于长大了!曾经回去看过小学两次,那时的楼梯真的已经快坍塌了,斑斑驳驳,断壁残垣,因为并校,学生都到邻村上学了,第二次回去时,我已近中年,小学卖给了一个工厂,厂房崭新,楼梯已不复存在,可是我的小学,我的楼梯,一直一直在我的梦中

在,我的心中! 久久草色播 久久草色播




()

附件:

专题推荐